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9 April, 2013 | 一般 | (1 Reads)
風行,曳動你蓮的亭立,尖尖的角,突破了冬的重圍,碧翠,伸展與水面,等四月的風,吹開你沉睡的蕊。風解語,心猶醉,我把季節寄語春風,期待你展瓣的嫣然,在凝露的晨起,用船型的花衣,從此承載歲月裡開合的明媚。待夏至,豐盈的果實,在你包藏的蓮心裡,青翠欲滴。 透過漣漪的水色,滿刺的莖頂起一片如傘的華蓋。風著暖,多了陽光的鋪灑,你還是我重開的蓮,那些初見的摸樣,在出淤不染的高潔中,依然剔透,貌似易折的身姿,留下了矚目的展艷。停留、在你的身前俯望,無愁,也無憂。守護著夢的隱約,陪你清清淺淺的淡然,把心的溫度,暖你春寒裡水的瀲灩,即使無痕,我也會傾聽你無聲的綻放。愛,沉穩了滄桑的焦念,你稚氣的展顏,終會在我呵憐的風裡,次第開放了季節的盈澤不再惶惑,四季的輪替總有春光的喜臨,淡淡的緣見,舒展了額間的顰皺。從此,只願做你避風的圍攏,隨荷塘月色,溶合無悔無厭的執守。銘記,初見的驚艷,你是我折柳無著後的欣喜啊,縱然相逢應不識,而我滿面的塵霜,還是袒露了潛藏的炙熱。凝眸,擦肩,回首,一個轉身的系列,在恍惚的回憶間,記取了前世苦覓的錯落。 風影下,你佇立的執著連綿無窮的碧落,柔波絮卷,竟似我夢裡的花鈴。清波渺渺,千色粉黛,圍了夢的疊幛。江南的景致,在我的時空裡穿越,煙籠紗,你抿起的唇惑,在貼暖的索求間,開合有致,輕風著妝,把凝眸回首的神往,在心湖沉澱了如蓮的根生。 因為懂得,所以珍惜,我把敞開的心城,掘一方夢裡的荷塘,真情化作有你的桑田,陪伴你蔥鬱的生長。你不再是我夢裡的青蓮,風過,娉婷的輕擺,還我舊日的羞怯。相信,你更是我小軒窗下鏡裡的花顏,西窗剪燭,笑問畫眉深淺。 琥珀般的濁念,有了洗塵的安然,凌風一諾,不再是指尖的信手。君如蓮,煦風捲暖的季節,傾心觀賞你繽紛的柔媚,柔腸千轉,呵憐你花蕊的豐盈。思念的飽滿不再是你葉面上滾動的清露,翠翠的羅衫,有你含苞欲放得明艷,娥眉淡掃,朝朝至尊! 風行,突破了重圍,風語,妙曼了心音,風渡,穿越了坎途,你的繁花變成了我盛世的嬌吟。少了顧忌,便把春天的探望融了阡陌的綠意,季節的豐盈神似蘊藏的蓮實。當花顏減退,小荷聽雨,你落入湖底的沉潛,念念不忘來年的相約,錦瑟的相和,在執盞的盈看中,許下同生共死的相隨! 從此,我以蓮心入茶,時刻把你融化在生命的血脈。烘乾的蓮子,神似你脖間串起的珍珠,將心思抵貼在著暖的胸前,無論冬寒酷暑,總有你淺顯的氣息,隨我深沉的午夜,入眠! 世有並蹄蓮,我就將如竹的身形,幻化如蓮的並生。無飛鳥的比翼,而風吟的輕嘯,還是飛揚了夢的相融,勝似比翼。風給了我們夢的翅膀,癡念盤旋不散,即使如塵落,也會灑落在愛的桑田。春臨,紅塵中會有我們並蹄的亭立,體會著風行的拂掠,搖曳著無怨的情隨。那輕笑的漾蕩,有水媚的蝕骨,我的來路,就是你展望的風向! 如何讓我遇見你,在疏離的風息間牽了相攜,你把伸展的纖姿帶著風的醉意,點染我季節的翠碧。蓮衣下裹藏的夢,如蝶,盡情把今生翩躚,著塵的念不再散淡,就因你把攀擎的綠意,永不枯萎。我就是承載你靈魂的風嗎?在餘生,襯你永恆的不變! 感謝那一季的風,渡我於秋水寒碧,欣慰你的風情給我最美的心儀,聽聆你的風語吟唱漢唐的宮商羽闋,把渭城朝雨,潤澤夢裡的灞橋煙柳,相依的同隨,在陽關外笑盡了春風。 淺夢有依,三世的情徘徊無別,那些不容違棄的盟約,早已依賴成難分難解的竊竊心歡,雖有離別,今生的相遇也在塵世中永生!

| 3 April, 2013 | 一般 | (1 Reads)
一 很早前,在村口一棵棗樹下,多少孩子豎起耳朵,傾聽那永遠也演繹不完的民謠和傳說。 那時,我總認為,母親就是那棵耐旱的棗樹,從不想割斷自己與大地的聯繫,始終擋住一些漸寒的風和寂寥的灰暗,染綠一片天空和乾澀多時的目光,呵護著小麥、高梁、蔬菜和兒女。 村裡老人說,那月亮是村裡最出眾的一個女人,她的名字叫嫦娥。 二 母親,在我的眼裡也很出眾。尤其在棗花飄香時,月亮也搬來了青草,搬來了星星點點的野花,在草尖上輕盈地跳躍…… 每當這個時候,母親從田間勞作回來,月牙如母親捏彎的那根縫衣針,在河流、莊稼、石碾和鳥鳴間穿行,總想補好千瘡百孔的生活。 三 月亮不知多少次走進村莊,像母親的臉龐,有時皎潔,有時憂傷。 有時,任勞任怨的母親會緊靠著村頭棗樹,我能感覺她鬆散顫慄的身體,正把無數被疲憊擊倒的夜晚化上月亮的鮮妝,惟恐貧困折射的黑影,將自己的兒女圍困。 那年,奶奶告訴我屋外有一棵月亮樹。我卻看見門前那棵槐樹上長了一枚皎潔的果子,原來是月亮正在樹枝上蕩著鞦韆…… 四 長大後,我覺得月和生活密不可分。 生活剝落虛偽的外裝,袒露人間的真情。 而月,是神話經久不滅的見證,是生活生生不息的碑銘。 五 月有陰晴圓缺。當我再次回到村頭的棗樹下,樹頂結掛的那枚圓月,已成了母親留給我的最後一句遺言。那些晶瑩得讓人心痛的憂傷,也很純淨。 最能聽懂樹的故事是活躍的鳥兒。曾有鳥兒一次次銜著月的傳說遠走他鄉;又一次次把遠方的雲霞捎來,披掛在樹的肩膀上,讓我忍不住想哭一場。 六 母性的棗樹無數地送我踏上陌生的道路;又無數次在棗紅時,呼喚我回家。 每次,我僅帶回給母親的,總是異鄉的飄零和塵土。 至今,母親的墳,不正是村莊在月亮的漂泊一瞬中那永恆的心靈故鄉麼?那質樸的土堆是遍及心間的、撫過陣痛的一方溫暖。 唯有心靈的呼喚,像懸掛在村口那棵蒼勁的棗樹上的月亮,永將虔誠的靈魂呈現…… 七 清明快到了,村頭棗樹開始離我越來越近。 許多舊事,許多憂思,星星般被流雲輕輕拭亮…… 風催促著雲穿越天空,不由分說。 村莊升起熟悉的炊煙,奶奶久違的叫魂聲仍迴盪在村口。 母親遠去了,棗樹依在,月亮和傳說還在。 那些憂傷、思念、期待或感恩,只能在照片裡才與母親依偎著,讓呼吸永遠粘貼在一起,讓心跳永遠凝固在一起。 八 可今夜,月很明亮,讓我心房劇跳失憶無眠,眼前棗花綻放的馨香與村頭翻飛的燕語疏退在夢幻之外。忽然,母親的墓頭上騰起的磷光像飛翔的翅膀,托著整個墳塋開始飄移起來,能幻化成村裡老人傳說的那枚月亮麼?

| 9 June, 2012 | 一般 | (1 Reads)
那次不經意的魯莽 掠走無數牽掛 常常在午夜中回想 伊人 梨花帶雨的臉龐 那柔弱的身姿 總在記憶中搖晃 魂牽夢縈 攬起那抹殘缺 我細細珍藏 盼望來年春暖花開的季節 拾蕞起最爛漫的憂傷 靜靜地 越來越遙遠 流年劃傷了臉頰 記憶中你不曾淡去 我的不溫柔 傷了倔強的你 我的邪惡 你傷痛至今 花謝花開 時間如筆 轉身我們又遇見 努力拼湊的記憶 你的身影 漸行漸遠 模糊不清 一念執著 訴起過往 你隨性的回應 無法掩飾的羞愧 於是 這個秋天 又塑造了一個長遠的分離 夏已去遠 比秋季更漫長的思念 這個夜裡 舉杯對月輕吟

| 6 June, 2012 | 一般 | (1 Reads)
雪,下得很不認真,時有時無,幾片悠悠地飄著,好像每一片都要選擇中意的地方才肯落地一樣。其實,夜裡的大雪早已把維也納打拌得銀裝素裹了,空氣中絕無半點塵埃,走出清晨的門外,有一種聖潔感。 幾朵飄動的雪花,彷彿帶來了一種若有若無的聲音,是遠方雪中梅花綻放的聲音?是近處晨曦中雪朵融化的聲音?一但有了聖潔的感覺,便連自己的心跳、脈搏的聲音也能聽見,雪地上就連人身也顯得透明起來。我還是確認我聽到了某種美妙的聲音。幾朵雪花的引領,走了好一陣才確認,不遠處應該有一把小提琴正在傷感地幽咽,遲遲不肯落地的雪花也到這裡也變得尋尋覓覓。琴聲開始變得清澈、透明、優揚起來,雪花彷彿有了陶醉感、歸屬感,輕輕地盡顯柔美之能,嫵媚之嬌。 我終於見到一位維也納中年男子,躲開雪花在公路橋側的路邊輕舒長弓,眺望飛雪,看音符去追逐雪花,讓音樂演譯飄雪。 我沒聽出什麼曲子,但那優揚的聲音、那投入的演奏、那瀟灑的身影,一定是一流的。六七個人在那裡靜靜地駐足聆聽,不知聽了多久,像被無形的繩子給拴住了。 絕不是你想像的流浪街頭的藝人表演,我看他手足健全、耳聰目明、正值中年,沒有半點賺吆喝的意味。到像是站在金色大廳裡一樣,只不過現在是融入天地大物台的實景演奏,十分投入。 一曲奏完,演奏者微笑示意,彬彬有禮,又在準備下一曲了。有聽曲的開始挪步離開,有的俯下身子在一小盒裡挑選一張錄製的光盤,隨意放上一張紙幣,輕輕地離開了。新來的又湊近。這時我才注意到,十多盒小提琴曲目的光盤就放在那小箱裡,沒有標價,沒有過度的包裝,全是這位音樂人錄製的;喜歡你就拿走,你給多少錢就是多少錢,誰也不找補。我暗自好笑:藝術的價值難衡量,全憑個人的喜程度,也許還決定於此時隨意抽出的是十歐元還是二十歐元。 在許多人心目中,說及維也納都會聯想到那裡的高端音樂會、那裡頂級的音樂家、那裡的金色音樂大廳,其實,這偉大的音樂之都,今天我聽到見到的是“原生態”的音樂藝術一樣,還透著一種樸素味,如同一朵小花。 離開時,音樂又響起了。在維也納,我沒有能去金色大廳,我卻一樣聽到了維也納的聲音。

| 1 May, 2012 | 一般 | (1 Reads)
我不太愛侍弄花草,特別是那些生長在南方熱帶的嬌貴的觀葉喬木。一到冬天,就要將它們搬到室內。像那盆一人多高的非洲茉莉,兩盆一米多高的鐵樹,它們枝葉寵大,根往往都由盆底伸出來,又扎入地下,搬動一下都很吃力。每年這時搬它們到屋中的時候,我都很為難。 天漸漸冷起來,那些小盆的花,只要一個人搬動的,都陸續被搬進了屋,只剩那盆大的讓我怵頭的非洲茉莉。我想讓它在院裡再呆幾天,夜裡的氣溫還沒降到零度呢,它還能撐得住。可是,我想得太簡單。有一天的夜裡,氣溫突然就降到零下六七度,第二天的早上,我發現它的葉子被凍僵了,多半的葉子在低著頭,一幅沒有精神的樣子。等我發現它這種變化的時候,我已後悔不及。 我一直以為天氣的變化都是一點一點地,昨天的溫度還沒降到零度呢,怎麼今天就突然降到了零下六七度?這讓我始料不及,讓花也始料不及。我把花盆搬到屋裡,想讓溫暖的氣息重新恢復它的生機,可是一連幾天下來,那些葉子一點起死回生的樣子也沒有,反倒更枯萎了。 看著那些凋萎了的葉片,我從心裡感到難過,那些小小的葉子就像是男女之間的一場愛情,能夠禁得住一次次小小的玩笑,卻承受不住一次大的欺騙。適當的溫度,很重要。這些葉子讓我對生命愈加珍惜起來,不敢欺騙它,特別是對於人與人之間的感情,親情,需要我們從每一天做起,好好地加以珍惜,愛護。因為那些凋零的葉子們,只是凋零了葉子,它們的枝幹在來年依舊能長出新的葉子來,而有些東西,即使過幾個春天,也再難向從前一樣…… 文章來源:Online News Association Conference blog |穆濤的BLOG | 出爐銀--葉傾城的blog |似水無痕--雲兒de網上小窩 | 有意思沒道理的BLOG |妞妞  LOVE-ZOO | 九尾狐 吉祥如意 |饕餮文化 官府珍饈 | 王佩的白板報 |張三民的BLOG |

| 30 April, 2012 | 一般 | (1 Reads)
我不太愛侍弄花草,特別是那些生長在南方熱帶的嬌貴的觀葉喬木。一到冬天,就要將它們搬到室內。像那盆一人多高的非洲茉莉,兩盆一米多高的鐵樹,它們枝葉寵大,根往往都由盆底伸出來,又扎入地下,搬動一下都很吃力。每年這時搬它們到屋中的時候,我都很為難。 天漸漸冷起來,那些小盆的花,只要一個人搬動的,都陸續被搬進了屋,只剩那盆大的讓我怵頭的非洲茉莉。我想讓它在院裡再呆幾天,夜裡的氣溫還沒降到零度呢,它還能撐得住。可是,我想得太簡單。有一天的夜裡,氣溫突然就降到零下六七度,第二天的早上,我發現它的葉子被凍僵了,多半的葉子在低著頭,一幅沒有精神的樣子。等我發現它這種變化的時候,我已後悔不及。 我一直以為天氣的變化都是一點一點地,昨天的溫度還沒降到零度呢,怎麼今天就突然降到了零下六七度?這讓我始料不及,讓花也始料不及。我把花盆搬到屋裡,想讓溫暖的氣息重新恢復它的生機,可是一連幾天下來,那些葉子一點起死回生的樣子也沒有,反倒更枯萎了。 看著那些凋萎了的葉片,我從心裡感到難過,那些小小的葉子就像是男女之間的一場愛情,能夠禁得住一次次小小的玩笑,卻承受不住一次大的欺騙。適當的溫度,很重要。這些葉子讓我對生命愈加珍惜起來,不敢欺騙它,特別是對於人與人之間的感情,親情,需要我們從每一天做起,好好地加以珍惜,愛護。因為那些凋零的葉子們,只是凋零了葉子,它們的枝幹在來年依舊能長出新的葉子來,而有些東西,即使過幾個春天,也再難向從前一樣…… 文章來源:時尚家居薈萃 |毛孩兒顛倒世界 | 白冰michelle的部落格 |生命中純白的記憶 | 創盟商務咨詢 |在文學館聽講座 | 愛派婚禮主持人——高健 |Animal Crazy | 吳老太的BLOG |fzdthere的BLOG |

| 28 April, 2012 | 一般 | (1 Reads)
有很多人問我很多我不想回答的問題,我不知道回答了是傷害了我,還是傷害了別人。在那一刻的我,是很糾結 啊。我討厭這種猶豫,我會盡量不讓別人的話往這上面繞。 我不喜歡走出家門,別人所謂的出去闖一闖對我來說一點興趣都沒有,我不想進入那那種喧囂中,混沌了自己 我等待著世界淨化的那一天。 如果一個人走在雨天中,聽雨點落在地上淅瀝的聲音,真的會感受到無與倫比的寂寞。這種寂寞真的是很寂寞的那種,只有可以體會的人才可以體會吧。 我還真的是會因為別人的一句話而傷心,卻總是不想讓別人看出來,不知道別人有沒有。 我喜歡說謊話,這種謊話真的是很善意的那種,也許很多人都認為我不真實,可是你看到的我也許很真實 當我很嚴肅的時候,我說的話可全都是正經的話啊。 我看到那些很殘忍的人時,真的就想上去給他一巴掌。 也許我說的一些話,都是不相關聯的話,但這些真的是我的感受,懂的人會懂。 文章來源:無聲的風的BLOG |夏小嫣的瑣事 | fionacc的部落格 |法圖麥天緣 | x星月童話x的占星日誌 |State B 2011 | 許仙: 文學天堂 |親子阿甘-快干慢活中修行 | IWantMedia |張檸部落格 |

| 21 April, 2012 | 一般 | (1 Reads)
罰點球是足球場上的「極刑」。只有在防守隊員在本方進去內嚴重犯規,或者在兩隊在規定的比賽時間內無法分出勝負(而比賽必須要分出勝負)的情況下才會被使用。「罰點球」單純從技術角度講是一件很輕鬆的事情,因為,「罰球點」距離球門只有11米,而且罰球隊員的前方沒有出守門員之外其他防守隊員的干擾,這樣,罰進球的可能性很大。   但是,正是由於「罰點球」的過程中,罰球隊員在技術角度講佔有一定的優勢,人們通常的認為是罰進點球是隊員應該正常完成的任務,這就給罰球隊員造成了很大的壓力,在強大的壓力下,運動員往往會由於過度的緊張而使自己的技術動作變形而罰失了點球,所以,在罰點球的時候應該注意以下幾點:   1、罰球前,將球平整的放在「罰球點」上,然後站在原地注視一下球門,此時應該注意的是對方的守門員肯定會通過肢體動作或者是語言來干擾、影響罰球隊員的內心情緒。   2、罰點球隊員一定要充滿自信的注意對方的守門員,不要迴避對方的目光。   3、在發球點站好後,兩眼應該注視皮球,而不是注視著守門員,腦海中復想一下罰點球的技術動作。   4、利用深呼吸來緩解自己的緊張情緒。   總而言之,在「罰點球」的過程中,要把全部的精力和想法都用在技術動作的本身而不去想「罰點球」的得與失,只用這樣才能取得理想的效果。

| 16 April, 2012 | 一般 | (2 Reads)
2008年中國主辦奧運會﹐和體育有關的電影應運而生。我看過的不是很多﹐僅有《一個人的奧林匹克》和《旗魚》﹐前者改編自首名參加奧運的中國運動員劉長春的經歷﹔後者則為講述一名年青游泳運動員奮鬥的勵志故事。兩片各有特色﹐論製作和通俗感染力﹐當以《一》為高﹐但成本較低的《旗》也非粗製濫造﹐不容忽視。 《旗魚》故事背景設在六﹑七十年代的文革時代的天津﹐少年躍海洋(王駿毅)自小習泳﹐和同伴高明(於曉光)屢屢獲獎。可是文革爆發後﹐躍父被逼害身亡﹐海洋和母親(毛舜筠)下放鄉間﹐不能繼續游泳訓練。不過海洋沒有放棄﹐仍然尋找習泳的機會﹐並結識了好友白靈(余佳噥)﹐兩人互相扶持。不久後海洋回到天津﹐和高明團聚﹐也再次獲得參加游泳比賽的機會... 影片去年在中國上映﹐宣傳時把重心放在於美國修讀電影並獲獎的新晉女導演依萌身上﹐並強調幕後班底包括攝影指導﹑剪接師和音樂創作﹐都是來自美國的班底﹐所以製作特別認真﹐畫面和聲音處理一絲不苟。其實這樣的宣傳是多此一舉﹐現在的觀眾不是吳下阿蒙﹐對於世界電影都有認識﹐要尋不同地區的電影是易於反掌﹐為電影貼上美國的招牌﹐並不代表能夠增加吸引力。再者近年好萊塢電影水準一直下降﹐相對亞洲電影的崛起﹐拍攝人才和技術不比西方遜色﹐叨美國人的光是否要必要﹐實屬見仁見智。 正如上述﹐影片以美國人的技術為賣點﹐能否收效不得而知﹐但對於部分觀眾﹐可能會產生反效果。瞭解亞洲電影發展的觀眾或會發現﹐亞洲從來不缺電影人才﹐不論是技術和創意﹐都是人才濟濟﹐人家做到的﹐不代表亞洲影人做不到﹐若真的做不到﹐最大原因並非能力﹐而是由於財力欠奉而已。當然﹐論電腦特技和高科技的電影效果﹐世界各地影業仍難和好萊塢抗衡﹐但論到電影創作和一般拍攝技術﹐是一點不輸蝕。相對來說﹐美國一般主流電影的毛病﹐就是太過四平八穩﹐尤其是學院派出身的技術人員﹐往往追求乾淨利落的技術效果﹐拍攝出來的成品美則美矣﹐但常常欠缺驚喜。這樣的批評﹐套在《旗魚》身上﹐剛好合適。 《旗魚》的製作認真﹐不論是鏡頭﹑剪接﹑配樂等都流暢自然﹐以一名首次拍攝劇情長片的新手來看﹐絕對是合格有餘的水準之作。不過對於觀眾來說﹐卻盡有熟口熟面﹐意料之內的感覺。劇情方面尤其單薄﹐所有角色都來得單調和面譜化﹐例如主角三人的關係﹐看到他們重逢一場﹐已料到後來發展﹐部分配角如含莘如苦的母親或一看就知是反面人物的女校長和幹事﹐都是頗為二元化的人物﹐過份理所當然的人物設計和劇情發展(甚至有點電視肥皂劇的影子)﹐不其然大大削弱了電影的可觀及追看性。另外﹐影片雖以文革為背景﹐不過描寫頗為表面﹐無法讓人感受到時代背景對主角人物的衝擊。相反﹐只令人覺得主角的不幸是來自個別反派人物的陷害。 影片陣容包含中﹑港﹑台的代表﹐兩個男主角為內地新扎演員王駿毅和於曉光﹐兩人在片中外型相似﹐不過王的裝扮和氣質較有鄉土味﹐也有劉燁初出道時的影子﹐選角倒是合適。女主角余佳噥來自台灣﹐造型特別清新可喜﹐惹人喜愛。可惜她在戲沒有什麼發揮。香港代表為資深女星毛舜筠﹐她扮演主角的母親一臉愁容﹐戲份不多但總算稱職。 《旗魚》整體清新可喜﹐描寫友情和愛情特別純潔和保守﹐是閤家歡型的健康電影。這部電影或許未有在票房上帶來很大的波瀾﹐其過度溫和的劇情和風格也未能在觀眾與輿論界中惹起很多話題﹐不過卻成功為新晉女導演依萌打響名堂﹐吸引中國首席女星之一的章子怡﹑一線女星范冰冰和韓國人氣男星蘇志燮﹐演出其第二部劇情長片《非常完美》。收穫甚豐。

| 16 April, 2012 | 一般 | (2 Reads)
美國耶魯大學醫學院的研究人員指出,像憤怒這樣的強烈情緒可能會使心律中斷、危及生命,而生氣等不良情緒相當於生命「短路器」,會整塌個體的生命系統。這為那些愛生氣的人敲響了警鐘。生氣、憤怒等類似的這些強烈的情緒反應,會破壞人體心臟跳動的節律,更好地瞭解這些由情緒觸發的心電特徵,可以幫助預防並治療心跳驟停。   研究人員調查了24位裝有植入性除顫器的患者。在病人未受刺激導致心律不齊前,每天記錄患者的情緒變化,並使用這些資料,同時比較生氣和非生氣所引發心律不齊的心電圖。   研究人員將憤怒分成5個級別,在收到電震後,參加試驗的病人可列出他們感覺到的憤怒級別。研究人員接著從植入性除顫器裡收集信息,分析他們的心臟狀態。在記錄的所有 56次電震中,發現患者的憤怒都在2級以上。所有生氣引發心律不齊的病人均起始於早期心室收縮。正是這種形式的心臟收縮會提高造成突發性心臟衰竭的幾率。   當然,像地震、導彈攻擊、輸掉重要的足球比賽等事件造成情緒上的悲憤,也會使人心臟病發作   相關鏈接   悲觀是心臟病的天敵   美國杜克大學醫學中心的巴夫特博士等對2825例住院心臟病人進行心理評估,要求病人描述他們對治癒疾病和恢復正常生活的期望,隨訪6~10年。結果:有978例病人死亡,其中66%死於心臟病;情緒悲觀的心臟病患者死亡率是樂觀患者的兩倍;排除可能影響生存的因素(疾病的嚴重程度、心功能狀態和抑鬱症等),最悲觀組的病人死亡率仍高於最樂觀組病人30%。   巴夫特博士認為,病人對待自己疾病的態度會影響他們的健康,並最終影響生存。心臟病學家已經開始認識到,心臟搭橋手術後病人較為樂觀,術後恢復較快,甚至存活率較高

Next